🌿浅城焕柯°

灵魂回归 Part.11

都到十一了还没完........我写成这个臭长的样子不知道还有人看没_(:_」∠)_.......

part.11

 

  ä¼Šåˆ©äºšä¸æ˜¯ä¸ªçˆ±ç®¡é—²äº‹çš„人。但他还是对路德放了一枪。

  â€œåˆ«é—¹äº†å¾·å›½ä½¬ï¼Œè¿™åº”该是我的地盘!”

 

  æžªçƒŸéšç€ä¼Šåˆ©äºšçš„走动改变着方向,他饶有兴致地盯着路德的脸,像是上面粘着昨晚吃剩的土豆泥。

  å’”嗒。手指滑动,手枪上膛。这一次伊利亚对准了路德的眼睛。

  â€œä½ æ¥å¹²ä»€ä¹ˆï¼Ÿâ€è·¯å¾·ä¸€è„šè¸¢å¼€æè¯ºï¼Œè¿˜å¥½ä¼Šåˆ©äºšé‚£æžªæ‰“偏了,否则他的小腿可能就不好过了...

灵魂回归 Part.10

part.10


  å½“路德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时,提诺才意识到自己的一身行头是多么可笑——褪色的军服,带有划痕还掉了漆的步枪和一双缝补过无数遍的军靴。

  åˆ«å®³æ€•â€”—提诺抬起头注视着路德的双眼。对上的这双眸子并非充满凶狠,而是出人意料的平静与冷峻。湖蓝色不禁让提诺想起了贝瓦尔德的眼睛,清澈平柔,永远都是那么好看。

  â€œè´ä»€ç±³ç‰¹å…ˆç”Ÿï¼Œä½ è¿™æ ·æ˜¯ååˆ†æ— è€»çš„做法!”——这种时候要义正言辞,提诺想。

  â€œå¯èƒ½çœŸçš„像你所说的那样?”路德微笑着将枪收回,开玩笑似得耸了耸肩。...


灵魂回归 part.9

part.9

  “好家伙,这可怎么办。”提诺将整个人摔进床铺,翻来覆去,怎么躺都不舒服。

  和平只是个幻想?

  他趴在柔软的被子里发呆,无意间看见了床头柜上新换上的电话,上面的铭牌让他想起不久前还在电话里吼过爱德华。

  他痴痴地拉过电话线,提起话筒拨出了那个最熟悉的号码。

  无人接听。

  再拨一遍。
  无人接听。

  等等,这电话有点不同寻常。不过是哪里出了问题......电线通的好好的,电话本身也没有毛病,虽然天气挺冷,但是电话线应该也没有问.......题?

  电话线。...

灵魂回归 part.8

part.8

  äº‹æƒ…比想象中顺利得多,不知不觉土地已光复了多半。

  çœŸæ˜¯æˆåŠŸå¾—令人惊讶。

  å…«æœˆçš„阳光已不如四月那么柔和,现在终于可以见到它明朗活泼的一面。正午时,雪光将天映得更白了,驻地升起的淡灰色炊烟剪不断似的,一直飘到了云朵上去。提诺揉了揉冻得像萝卜一般的鼻子,冲手心里狠狠地哈了一口气,白色水雾在眼前游晃了好久才消散开来。他现在感觉好极了,但还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堵在心口,挥之不去。

  ä¸€å®šæ˜¯å› ä¸ºæˆ˜äº‰ï¼Œè®©æˆ‘变得这么浮躁。一定是。

 

  ä¼Šåˆ©äºšçŽ°åœ¨åƒæžäº†éš...

灵魂回归 part.7

part.7

回到会议室,提诺即对他的副将说:按部就班,立刻行动。

他可不想让这么难得的军火物资废弃在仓库,或是双手供奉给别人。

就这样再次背上行囊,向东,向北,再次前往不久前失去的土地。提诺不知道家人们在那里过的怎么样,不过他相信很快他们将会团聚。

行军的头天晚上,提诺就接到了爱德华的电话。

爱德华的声音听上去很急促,同时伴随着的还有惊讶。在爱德华的推论中,提诺无论如何也不会把枪口指向伊利亚,除非他喝醉了。

“我想这应该不是你的决定,这绝对不会是你下的命令对吧!”

“抱歉,这是我的指令,一点儿不差。”

“你不该这样的!醒醒啊提诺,你这么做不是在收复卡/累/利/阿,你是在打苏/...

灵魂回归 part.6

Part.6

”什么?你告诉我德军已经打到家门口了?”伊利亚难以置信地盯着爱德华,”我们明明才定下了互不侵犯规定。”

”不过现在这个条约看起来已经被撕毁了,我们需要采取措施,您的看法呢先生?”爱德华平静地说。

”我不喜欢闪电作战,特别是遇到这么心急的敌人。”伊利亚扫了一眼爱德华,”西边的小邻居怎么样?听说路德已经去过他那儿了?”

”没错先生,不过情况不太好,我是指对于我们来说。”爱德华愣了一下,然后在伊利亚的眼神示意下继续道来:”提诺说他不想再与我们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对话。”

”他的理由是什么?”丢下这句话,伊利亚转身出门。 ”我想您是最清楚的!我们早就向您声明过意见了,您的...

灵魂回归 part.5

Part .5

坏人,无论是人还是国家,都会用一生去厌恶这一类生物。何为好人,何为坏人。事实上这两类人之间没有什么明确的界线,只要你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会被他人擅自纳入其中一个阵营。然而坏人之所以坏只是我们觉得罢了,因为他们没有按照我们身边的规则运行。与其说“坏人”,我更喜欢称他们为“少数派”。换句话说,“你真是个好人”意味着什么?不就是“你对于我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么?

在提诺眼里,路德维希就是这么一个“少数的好人”。

路德是在提诺斟酌着战后对苏政策时敲开他的门的。虽然敲门声听起来可能过于平静了些,但是当提诺打开门,迎进这个金发的男人时,心中还是为之一颤——“该来的还是来了”。...

灵魂回归 part. 4.5

part. 4.5

现在是凌晨。

莫/斯/科灯火通明的会议室里,坐着两群人。一群高高在上,野心勃勃;另一群忧心忡忡,眉头紧锁。

和平谈判。

提诺和伊利亚分别坐在长方形会议桌的两端,两人就这样仔细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不肯移开半丝目光,似乎都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希望看出紫色眼瞳覆盖下的深黑色城府。

‘正义成为了侵略,无赖被宣扬为伟大的胜利。呵!弱小的国家永远无法打败强国,尽管有那么多国都在关爱他,帮助他,保护他。对啊!那么多的人都帮助了我!可我却没有为正义歌颂胜利的诗篇!’(注①)听着高层之间的谈话,条件,要求,命令使得提诺心中绞乱如麻。愤怒,耻辱,悲伤,惋惜,无奈,欣喜··...

灵魂回归 part.4

Part.4

当提诺遇到贝瓦尔德的时候,他吃了一惊,因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一向遵规守矩的男人会偷偷跑出来找他。

此时的提诺正坐在林子里一块较为干燥的石头上,这里曾经是战场——游击战场,不知道有多少苏\联战士在这片入地上倒在了狙击枪下,他们的鲜血曾染红此时无比静谧的土地——当然,这是几个月以前的事了。

“真是一群可怜的人。”提诺用手不自觉地抠着石头上坑凹的纹路,“战争的俘虏。”

他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较之前日更为缓和的表情。有时候做个俘虏似乎也不错,历尽风雨,享受生活,子孙满堂,生老病死度过一生。“嘛,总想这些东西感觉自己变得跟老爷爷似的。”他从石头上跳下,使劲拍了拍冻得通红的双...

灵魂回归 part.3

Part.3

提诺第一次感到绝望。

没错,是第一次。维\京\时\代受到欺压时,他没有;卡\尔\玛\联\盟受到不公待遇时,他没有;就连瑞\俄\战争后离开瑞\典他也没有,他一直相信有一天属于他的神灵会降临,带来希望与福音_______这是他的精神支柱。

可是这次不同。

他想要投降。贝瓦尔德再一次拒绝了自己的求助,他希望这只是贝瓦尔德上司的决意。最近他的上司看紧了,别说物资,就是一封信也递不进来。

”没有他,我恐怕早就死掉了。”

提诺厌恶自己的弱小,他并不想有人为他担心,特别是贝瓦尔德,他为自己付出的已经够多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恐怕我现在没什么资格去担心他。”

提诺拉开椅...

灵魂回归 part.2

Part 2.

提诺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从开战以来,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派出正规军来帮助自己。”不会有人愿意去帮助一个被称为'法|西|斯|帮凶的国家。”他这样想着,低垂的眼幕饱含了落寞。

面对伊利亚,自己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伊利亚当时一定气哭了。”他无力地坐在桌前的木椅上,嘴角勾起一个无所谓的苦笑,”我把他踢出了国\联。”

提诺现在内心的煎熬就像烈火上烧烤的牛排,噼啪地溅起油花。他犹豫着,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本已经计划了投降后的和解,可是后来又突然得到亚瑟和弗朗西斯愿意派军帮助自己的消息,现在那两个人把援助日期一推再推,自己的军用库存已经要告罄了。

他想要和解,只要...

灵魂回归 part.1

用不了电脑所以转移阵地,手机贴吧打字麻烦,尽量同步吧。渣文笔求轻喷求评。

---------------------------------------

Part 1.

风呜咽着卷起昨日地上遗留的积雪,在空中呈现出白雾朦胧的景观,掩盖着萧条的事实,让人摸不清方向。雪的寒凉使本不凛人的风变得生硬,僵冷,如钢刀一般划着指挥部的营帐。从帐外传来的低吼声听上去就像来自敌人的讽刺,划在心口上,鄙夷的感觉简直令人作呕。提诺将身上的皮衣又紧了紧重新用找来的木夹将长到累赘的刘海固定到耳后,端杯一口饮尽不知是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凉透的水,彻心的冷意贯穿了全身,几乎两夜没睡的身体又一次被强行唤醒的同时,他的心也...

© ðŸŒ¿æµ…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