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城焕柯°

铃兰夜话.part1 (重置)

时隔三年回头看我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儿....

好吧就是捉虫混更orz。

线下正文,ready?
————————————————————————

"呃,先生?"

贝瓦尔德感到有人在摇晃他的胳膊。

"您快醒醒,在这里睡会感冒的。"声音听上去是个年轻人。

"嗯?"

贝瓦尔德从公园的座椅上坐起,扶着前额,眉头紧皱,不知不觉睡了这么久,铁栏杆硌得他后背酸痛,快要无法活动了。他一脸茫然地从口袋里摸出眼镜戴好,莫名其妙地看着叫醒自己的金发青年。

起风了,远处树林的黑影像怪兽一样抖动起来,发出一阵“哗哗”的声音,然后卷着细沙掠过贝瓦尔德光溜溜的脖子,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嗯?"

"呃,睡在这里会着凉,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想提醒您,真的。请...请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青年显然是被吓得打了个激灵,以惊人的语速吐出一串带有口音和语法错误的瑞典语。贝瓦尔德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在那位青年看来这样可怕,弄的他有些莫名其妙。

"我?"

"什么?"

"有什么问题?"

"不!没有,今天的天真是黑的可怕啊!"我一定惹恼他了,要找个机会跑掉。青年使劲攥紧攥拳,他白皙的额头上已经紧张的冒出明显的汗珠了。

"你不是瑞典人?"

"嗯,我是芬兰人,而且身上没什么钱。"青年刻意加重了后半句的语气,干笑了几声。

"芬兰?"贝瓦尔德直接无视了他对身上存款的描述。

"对。那么我就先走了,再见了先生!"

贝瓦尔德感到很意外,他所了解的芬兰人无一例外都是烈酒不离手的酒鬼,或是板着面孔不愿与人交流的疑似社恐。但这位年轻人身上不仅没有一丝酒气,而且看上去十分温和。他的头发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一团鹅黄色的光晕,深夜里并看不清他眼镜的颜色,还有让人念念不忘的是他身上散发的洗衣粉的香味儿。

似曾相识?贝瓦尔德陷入了沉思,本就因为失眠而出来散心的他,今晚注定是睡不着了。

时隔一周,贝瓦尔德又遇到了这个青年。

"醒醒。"

"谁?"

公园长椅上的青年身子一震,小心翼翼地起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着眼睛望向贝瓦尔德。晚风吹过,青年没有忍住的半声惊呼划破了布满星星的夜空,扯开了乌云,月亮渐渐露出灿白的光辉。月光照亮了他的眼睛,闪着紫色的亮光。

"我,贝瓦尔德·乌克森谢那。"高大的瑞典人蹲下看着他,"上次那个....."

"是!我记得,可敬的先生。"青年拽紧了身上的大衣,低下头紧张地回答道:"提诺·维纳莫依宁,我的名字,你可以直接叫我提诺。"提诺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说:“抱歉,我刚刚不是故意要那样的。”

"我知道。"贝瓦尔德轻轻念了念这个名字,表情缓和了些,他坐到提诺身边,抬头望着被月亮映的彻亮的夜空,问道:"不回家?"

"嗯?"提诺抬起头 ,"我?"提诺苦笑一了下,"我不想回去。"

“原来如此。”贝瓦尔德犹豫了一下,最终做出回应。像他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因为各种原因不想回家实在是太正常了。

  提诺抬眼认真看了看这个瑞典人,棱角分明,硬朗的美,月光给贝瓦尔德的侧脸打上了一片阴影----他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啪吱”,一只飞蛾从昏暗的路灯上跌撞下来,路灯随即抗议似的发出十分不友好的声音。抖动的暗光闪在二人脸上,戛然而止,使这话题变得有些无奈。

"尊重你的选择。"一小段沉默后,瑞典人深沉的嗓音响起,除此之外他无话可说。

"你呢?瑞先生?"提诺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尖。

"瑞先生?"

"瑞典人,对吧?"提诺往后一躺,倚在长椅的靠背上,又揉了揉不小心磕到的臂关节。“因为你的名字比较长,我想简便一些。这样称呼,可以接受么?”

"嗯。"贝瓦尔德嘴角抽搐地笑了一下,"我喜欢这个地方。"

"这个公园?"

"很安逸。"

"安逸啊...."十分抽象的解释,提诺觉得理解起来有些困难,更何况他的瑞典语只是从外祖母那里学来的皮毛。

"有很让人舒服的花香,和你身上的一样。"贝瓦尔德察觉到了提诺的不解,便换了一个更为直接的解释。

"哦!铃兰啊!"北欧青年顿时愉快地大叫,"没想到瑞先生也喜欢铃兰,真巧,我也是!"

"看的出。"贝瓦尔德仔细打量了提诺一会儿,吓得他不由得坐得僵直,很可惜提诺没能瞧见他那一闪而过的微笑。突然,贝瓦尔德抓起提诺的手将他从长椅上拽起,回头瞧了瞧一脸惊讶的提诺,默默地说:"走吧。"

"去哪儿?"

“我家。”

“咦!?”

惊讶的芬兰人没想到还有点可爱,贝瓦尔德这样想。

“.....先生你打算?”

“你没有家了。”

“某种程度上是的——但我能够自力更生的,我不想就这样受人接济。”更何况我们才认识了不到二十分钟,提诺心想。

“跟我走。”

“感谢你好意,瑞先生!但我想没人愿意白白收留一个身无分文的家伙。我今天已经是被第四个公司辞退了。”

“为什么?”

“似乎没有人喜欢我掺杂着口音的瑞典语。”说着,提诺耸耸肩,无奈。“只是英语好像不能支持我一直在那儿待着。”

“如果你愿意,你什么也不用做,老婆。”

提诺楞了一下,认为自己刚刚听错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抱歉,我想我听错了?你刚才叫我什么?”

“没什么。”

“哈?”提诺故意皱着眉头,而贝瓦尔德并不去看他。

“我知道。”

“知道什么?瑞先生,拜托别让我难堪?”

“你会习惯的。”

“先生!”

你喜欢铃兰,真巧,我也喜欢你。

评论

热度(13)

© 🌿浅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