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城焕柯°

灵魂回归 Part.12

Part.12

 

  æè¯º·ç»´çº³èŽ«ä¼Šå®ï¼Œè¿™æ˜¯æˆ‘的名字,但我不知都这个名字还能叫多久。

 

  æˆ‘的脑袋上肿起了个大包,一定是先前跑的时候撞到了什么东西,很幸运的是我还能十分清楚的记得在这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德/国人来了,我想赶他出去,然后毫不意外的被狠揍了一顿,然后苏/联人来了,好像是要掩护我撤退。于是我什么都没想,只是照着他说的去做。我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一路上仿佛经过了许多座鬼城,一切都是灰色的,偶尔有几只低飞的鸟在墙坊之间划出几道白线。我不知道跑了有多久,更别说多远了。甚至天是什么时候黑的,今天是星期几,这些我也一概不知,我只知道跑,这根逃没有什么两样。接着我好像把枪给扔了,虽然这对一个将士来说是极大的过错,但为了跑得更快,我应该还是将它扔了。后来我感觉整个人都被一个硬邦邦的曲面猛撞了一下——现在证实这是一个圆木堆成的木屋,因为我正躺在里面,不知道是谁把我带到这儿来的——然后记忆就终止了,我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昏倒的,头上的大包就是这木屋无意开的玩笑。提起这个,就有种像是在梦里的感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现在那把“被扔掉”的枪就老老实实地倚在我床边。

  å±‹å­é‡Œé¢è¿˜ç®—暖和,被子是好几层草盖扎在一起蒙上麻布做的,床板上还垫着一条棉花小褥子,睡上去已经很舒服了。床边的一小块空地上一个金属火盆烧得正旺,柴火像是新添进去的。在我视野能及的每一个角落,这屋子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柴了,说明帮助我的那个人可能又出门去了,希望他能够快点回来,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ä»Žé†’来到现在就一直觉得有种很香的味道溢漫在四周,这时候才发现床头的粗木桌上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稀菜汤,那个人——就称呼他他N吧,好像掐准了时间我什么时候醒似的。可惜现在我动不了,他帮我包扎了臂伤和腿伤,虽然疼痛减轻了些许,但活动更加不便了,这样缠绷带的方法让人有点眼熟,但我坚定地希望这一定是第一次见到。

  æ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吃东西了,换句话说——我怎么会知道?肠子之前打的无数个蝴蝶结,在那碗菜汤的诱惑下“哗啦”一下飞得无影无踪,现在它教唆胃一起哀嚎,哦我真是对那碗菜汤一点抵抗力也没有。刚刚已经尝试了很多遍,尽管那碗汤就在眼前,我还是只能仰在床上,贪婪地吸着菜汤的香味儿,让它更加肆虐地折磨我的肠胃,消磨我的精神。啊——啊,这是一种超越无数沮丧的无力!

  è¯´å®žè¯æˆ‘有点心慌,如果那位N是敌人的话就不太好办了。许多事实表明积极的心态可能更受用些,或许我不该想这么多,吸引力法则告诉我现在要全心全意想象N是我的战友了。

  æ±¤ç¢—边的白烟正逐渐消失,但它可能还是温的——没错,我一直在盯着它看,没有人能够抢走我的菜汤。胳膊悲哀的怎么也伸不开,我真是等不及想要喝掉它。焦虑地翻了个身,我找到了外套,它一直堆在床头,可能不该用“堆”这个字,因为它们被叠的很整齐,但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好词来形容了。我决定拿出贴身的小本子写点什么,如果没记错的话它就在外套的口袋里,里面还夹着小半截快要握不住的铅笔。

  å¯æˆ‘根本不知道该记些什么,摊开本子之后竟还有些纳闷刚刚为什么会有写东西的念头。不过我的手却不这么认为,它已经在写些什么了,这种无意写出的东西恐怕才是我当前最真实的想法,那么就任它写吧!

 

  â€œèœæ±¤â€ï¼Œå®ƒå†™é“。

 

  è¿™ä¸ç¦è®©äººè§‰å¾—有些好笑,我只好无奈地望着一旁已经不再冒出一丝热气的菜汤,狠狠地吞了吞口水,接着重新把注意力转回本子上,我得看看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这个法子能让我将精力转移到文字而不是花费在肠胃上。

 

  â€œä½ å¿«å›žæ¥â€ï¼Œå®ƒå†™é“了“你”,我想这就是N了。

 

  è¿˜åˆ«è¯´ï¼Œè¿™æ˜¯æœ‰äº›æ„æ€çš„!你们可能会认为我现在就像个疯子,但如果能喝到那碗菜汤的话,我现在就不会这么费劲地控制欲望了。可能真的有“吸引力法则”吧,已经有人在开门了,我早就等不及要见他了,从各种因素上。不过我有种很差的预感,唉,希望老天能稍稍顺应一下我的心愿。

 

  ç„¶åŽä¸Šå¤©å°±æ— æƒ…地扇了我一巴掌,真是让人浑身上下都更加不自在。 

 

 

 

(唱着小西红柿之歌回来填坑x感觉再不填连之前写的啥都要忘了[暴漫捂脸]顺便,别问我小西红柿之歌是啥)

评论

热度(7)

© ðŸŒ¿æµ…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