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城焕柯°

异色!酒吧闲聊

梗:酒吧闲聊 

cp:赤色典芬

 

红红典:古斯塔夫

红红芬:奥托

 

私设,雷点麻烦自避啦!土下座

真·闲聊(全程对话,小学生文笔注意!)

国庆的坑,终于填上了!(我好开心!!!)

 

—————————————线下正文,ready?—————————————

  

  狭小的酒馆此时还未迎来它最热闹的时候,无论是一向最拥挤的台球区还是永远都有人的牌桌前,现在都只有几个零星的影子,沉浸在宝蓝色的灯光里。离储物处不远的音箱正放着蓝调,将人一下子拖进了悠闲轻松的格调。

今天奥托的红夹克里照例穿了件白衬衫。他沿着小巷熟练地走到地下酒馆,拉开夹克拉链,扯下系得好好的领带,又解开了两枚衬衫扣子,脖颈上挂着的银质十字架露了出来,现在他这身打扮看上去随意极了。“老规矩。”说着他将一张黑边磁卡丢在吧台上,服务生领意,端上了一杯双倍加冰的柠檬水。

“好久不见,我的奥托。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儿的会员。”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晃着酒杯里的冰块,倚在台阶扶栏上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手臂上还搭着件红风衣。

“古斯塔夫?啧,怎么在这儿还能遇到你。”奥托意外地翻了个白眼,抹了抹脖子上的汗,摘下帽子说:“到这种地方,难得你今天身边没有姑娘陪啊。”酒馆还是一如既往的闷热,这是一个只接待熟客的地下酒馆,不过看上去最近多了不少新人。地下宣传搞的还真不错,这种地方要是被条子们发现了,可能会立马被拆得连渣都不剩。

古斯塔夫仰头喝进了杯中的酒底,故意当着奥托的面抽出一张金边磁卡在服务生眼前比划了两下。“waiter,龙舌兰。”他皱着眉头饶有兴趣地偷瞄着奥托努力想忍住却又没忍住的不可思议的表情,转身笑着夺过他的柠檬水,迅速咽了两口咂咂嘴,又撇了撇嘴还给他说:“来这儿不该喝点儿成年人的东西么?喝柠檬水干嘛——waiter,再来一杯龙舌兰——不用跟我客气。”奥托攥着拳头瞪了古斯塔夫一眼,拿过杯子满脸厌恶地将剩余的水向他脸上泼去,古斯塔夫一躲,水泼在了吧台上,冒出杯沿半边的柠檬片挣扎了两下,还是掉在了地上。古斯塔夫擦擦眼镜,故作可惜地轻轻摇了摇头。

“我祝你早日醉死在牌桌上,古斯塔夫——嘿!换成柠檬水,是的,两倍的冰。还有,真不好意思——我是说水。”奥托伸手在古斯塔夫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这可真疼!你有时候需要控制一下自己的力气,甜心。”

“嘁,你管不着我,瑞典佬。”奥托重新端起了柠檬水,杯子是淡红色的,很好看。

“我早就很好奇了,你是从哪儿来的怪脾气?”古斯塔夫揽过奥托将手搭在他肩上,“提诺你们两个真是一点儿都不像,你甚至连酒都不喝,对不对?”

“瞧你这话说的,呵!简直不能再奇怪。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忍受得了你这种烦人精。”奥托的口气明显带着些不屑,他不喜欢别人把他与提诺做比较,不是因为他讨厌提诺,而是因为这个做法一点意义也没有,他跟提诺完全就是两个人!

古斯塔夫永远都是一副笑脸——当然除了他哭的时候。“好吧哥们儿,”他摸了摸奥拓的背,“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不喜欢有人拿贝瓦尔德跟我比,他就是个榆木脑袋,一点也不懂得讨姑娘欢心。”说完他又咽了口龙舌兰,慢慢放下酒杯,从旁边观察着奥托的表情,然后把酒杯轻轻搁在了吧台上。“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混蛋。奥托心里这样想。

“害羞了?还是说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古斯塔夫的手撩过衣领,用小指尖挑弄着奥托脖子上的银十字挂坠。

“我对你的故事没兴趣。”奥托拍开他的手,“拿开!”

“好吧,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这样的。”古斯塔夫耸耸肩,然后点燃了一支烟,“说吧,不然今天晚上可真难打发。你瞧,这儿一个合我胃口的姑娘都没有。”

“你真想听?”奥托捧着刚续满的柠檬水,满满的冰块像小山一样堆在杯子里。

“不然呢?”

“好吧,”奥托用脚勾了个凳子坐下,从淡红色的被子里挑出一小块冰含在嘴里,“里听梭过感查挂叽的么?”

“什么?”古斯塔夫从吧台冻水果的冰筐里又捏出了几块冰,丢进奥托杯子里。

“咳,‘检查袜子的’。”奥托咽下了嘴里的冰块儿。

“没听过,是个机构?听上去有点意思。”古斯塔夫也拉来椅子,坐在奥托斜前面,面对着他。

“不,是个人,是个变态,像你一样。”

“那么我猜他肯定不像我这样有风度。”古斯塔夫并没有反驳什么,只是弹了两下烟灰。

奥托再次白他一眼,继续说:“‘检查袜子的’总是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拦住学生,要求看一看他们的袜子。”

“男人?”

“男人,而且长相猥琐。”

“我就知道不会是个姑娘。”古斯塔夫碎碎念道。

“什么?”

“没什么?继续吧。”古斯塔夫又碰碰奥托的手肘。

“呼——然后……”奥托不自觉地挑起了眉毛,“那个人拿了袜子,会放在脸前面,不知道是闻了一下还是咬了一下,就又会还给被迫脱袜子的学生。”

“说不定这是他的一种癖好!”

“安静点。”奥托盯着古斯塔夫的领带夹踹了他一脚,继续说:“然后有一天他拦住了我。”

“然后?”古斯塔夫呼出一口烟雾,舔着牙尖儿笑了。

“你想什么呢,”奥托摆着刘海儿说,“我把他打了。”他看着古斯塔夫不怀好意的样子,补充道:“那时我十四岁。”

“没想到你从小就那么不可爱。”古斯塔夫掐灭了烟,重新端起酒杯。

奥托一口气喝光了柠檬水,然后打了个小小的冷颤,满不在意地说:“那是我第一次打架。”

“所以呢?”

“还需要我再说下去么?”

“哈哈哈哈,听你这么说还挺像回事儿的。”

奥托一甩头,转过身不理他。酒馆里的烟味儿越来越浓重,覆盖了汗味儿和有些奇怪的酒味儿。这个点儿的台球区果然还是这么多人,他们拥挤着,吼叫着,甚至拍着桌子,一如既往毫不知足地下着注。奥托安静地在转椅上转着圈儿,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可以肯定,如果他是中间那个刚瞄准台球就被疯狂的人群挤歪的小伙儿,一定会先用球杆把那个不停拍晃球桌的油腻男人一口气捅出去。酒馆里应该还放着音乐,但一般他们都不会听,因为现在是一点儿音乐声都听不见了,音乐可以听到尖锐的喊叫声——不对,刚刚不是放的蓝调嘛?

转椅子打发时间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奥托从椅子上滑下来,抬手发现手表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人顺走了,“f**k!”他无奈地咬出一句脏话,古斯塔夫在一旁似有似无地笑着,他眯着眼睛盯着奥托,穿好了原本搭在臂间的风力,嘴里还含着薄荷糖。

“时间?”奥托扭头问。

“二十三点零三分。”古斯塔夫指指墙上的挂钟。

“我问钟,没问你。”奥托拨了几下后脑勺的头发,把上提的裤脚使劲向下拽了拽,对古斯塔夫说:“你就在这儿喝个烂醉吧!哼,下次别让我再遇到你。”

“可是钟该如何说话?”古斯塔夫扯了扯嘴角,“嘿,你不邀我同回么?”

“今天的计划没有这项,以后也不会有。”

“那好吧。”古斯塔夫跟上去掰过奥托的肩说:“走之前记得跟门口穿红色高跟鞋的姑娘说我要请她喝酒,去吧兄弟!”

“啧。”奥托真的不想再理他了,但还是拉了拉衣摆走到了那个姑娘跟前——他莫名有点紧张,可能是冰柠檬水的寒气儿这会儿全上来了。

“小姐,吧台那边有个穿红风衣的先生说,你今天的打扮真是丑毙了!”说罢奥托侧过身,指指古斯塔夫,又转身冲他做了个‘OK’的手势,古斯塔夫见状,也向他眨眨眼睛。

“哦,他还说你的头发烫的像个中年妇女,想教你什么叫做真正的打扮。”话到了嘴边不小心就变了样,管他的,剩下的就不是自己的事儿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女孩儿长得还真挺好看。

奥托拎出十字挂坠,在门口刺眼的白炽灯下晃了两晃,光丝沿着十字棱角游走到他的唇边。“这老板终于肯换个新灯泡了。”他轻松地打了个响指,戴好帽子,系上扣子,绑紧领带——就像他进来之前一样。

“哼。”走出地下甬道的那一刻,奥托轻轻抽了下鼻子。

今天也姑且算是个令人愉快的夜晚吧。

 

————————————————End—————————————————

 

赤典设定来自阿色

赤芬设定来自原po

人设不放了,麻烦私戳吧/w

 

 

评论(2)

热度(21)

© 🌿浅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