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城焕柯°

铃兰夜话 part.2

本来这是个短篇,但是另一篇怎么写都还没绕出苏芬独芬的圈子。我想写典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无奈就把这个接着先前的练习写长了,个人不擅长撒糖但是不写心慌pnp大家看着乐呵乐呵就行x

ooc有  bug有  å°å­¦ç”Ÿæ–‡ç¬”æ…Žå…¥(?)  çº¿ä¸‹æ­£æ–‡  ç¥é£Ÿç”¨æ„‰å¿«

——————————————————————————————————————

  ç²¾ç¥žå¾ˆå¥½ï¼Œçª—外的鸟叫声很动听,阳光很暖,从厨房飘出的煎蛋味儿也很香。

  æè¯ºæ»¡è„¸é»‘线地坐在餐桌前,拼命回忆之前发生地一切。

  å—不了家人的逼迫从故乡芬兰逃到了瑞典,老爹也真是异想天开,非要把家里好端端的公司卖掉,还非让自己去爱德华的单位给他当下司。虽然爱德华是个几乎完美的英才,高中时有不少可人儿都偷着给他的情书,但提诺真心不想成为自己的青梅竹马的下属,这样未免太尴尬了。之后到了瑞典,钱包就先被街上的飙车青年抢走了,于是靠着口袋里剩下的部分零钱过了几天露宿公园的日子,接着就是到处碰壁——试过的所有公司的面试官似乎都不太喜欢他那有点儿芬兰口音的瑞典语,接着就遇到了贝瓦尔德,接着.....就到了这里。

  è¿™éƒ½ä»€ä¹ˆè·Ÿä»€ä¹ˆå•Šï¼æè¯ºå¿ä¸ä½åœ¨å¿ƒé‡Œåæ§½èµ·æ¥ã€‚

  è¿™æ—¶æœ‰äººæ•²äº†ä¸€ä¸‹ä»–的脑袋,打断了他的思路。

  â€œæ—©é¥­ã€‚”贝瓦尔德将烤好的面包端到了桌上,盘子里还摆着鸡蛋和一小块黄油。

  â€œå•Šï¼Œè°¢è°¢ï¼â€æè¯ºè®¤çœŸåœ°é¿å¼€äº†è´ç“¦å°”德的目光,认真地道谢,然而他却不敢动那香味诱人的早饭,哪怕他已经饿到不行——贝瓦尔德还没有动,而且就算不抬头也感受得到来自瑞典人目光的威压。

  æˆ‘昨天为什么要跟表情这么可怕的人回家啊!提诺内心的思虑又一次慌张地满地打滚。

  â€œä½ ï¼Œä¸ç”¨æ‹˜è°¨ã€‚”贝瓦尔德依旧是平平淡淡的口气,然后自顾自地拿起了面包。

  â€œå¥½çš„....”提诺向前倾了倾身子以示感谢,偷偷瞄了一眼贝瓦,小心翼翼地啃起自己的早饭。

  æƒ³èµ·æ¥äº†ï¼æˆ‘根本就是被这个人生拉硬拽拐回来的啊!还有昨天那个称呼.....太匪夷所思了吧!不如吃完东西找个理由走开吧。比起在这里白白做房客,倒是露宿街头让人感到更舒服——至少心理上是这样的。

  â€œé‚£ä¸ª......瑞先生?”

  â€œå—¯ã€‚”

  æè¯ºæŽäº†åŠå¤©èº«ä¸Šçš„口袋,将一小捧钱放在贝瓦尔德面前。“这是我现在身上能够拿出的钱,希望能够支付昨晚的住宿费和今早的早饭。我想就这么给别人添麻烦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我需要一份工作,所以啊,感谢招待啦!”说罢他冲贝瓦尔德略带歉意地笑了笑,好像离开这个地方才是最大的麻烦似的。

 â€œ ç•™ä¸‹ã€‚”贝瓦尔德起身从电视柜上取下一个木雕,在提诺眼前晃了两下。

  æœ¨é›•è™½ç„¶è¢«ç£•ç¢°çš„很严重,但是看上去还是那么漂亮。从剩余形状上看,这是一个马形木雕,木材乌黑油亮,一看就知道是悉心琢磨、每日擦拭的结果,雕身上还镶着银打的铆钉、刻琢成菱形的绿松石和海蓝宝。

“ è¿™ä¸ª......这个是!?”——是他昨晚刚进贝瓦尔德家,好奇地摸东摸西不小心摔坏的。“我很抱歉昨天把它弄坏!我会想办法赔偿的!所以...这个木雕它...多少钱?”

  è´ç“¦å°”德想了一会儿,一脸严肃地盯着手里的木雕,又看看提诺,说出了一个让人心里一颤的数字。

  â€œæˆ‘忘记在哪儿买的了,我想你需要帮我再买回一个。”

  â€œæˆ‘一定会的先生!”

  â€œæ‰€ä»¥ä½ çŽ°åœ¨è¿˜ä¸èƒ½èµ°ã€‚”

  â€œè‹¥æ˜¯è¿˜å€ºï¼Œæˆ‘现在十分需要一份工作啊先生,你不能就这样......”

  â€œå·¥ä½œçš„事,我可以帮你。”贝瓦尔德打断他的话。

  â€œå””...那就麻烦您了。”提诺无奈地低下了头,一种微妙的感觉爬上他的心头,令他脸红发烫,这样打扰别人正常生活实在是没差,更何况他还没钱。

  â€œå—¯ã€‚”这个小小的芬兰人真是越看越可爱。

  

  ä½†æ˜¯æè¯ºä¸çŸ¥é“,贝瓦尔德只告诉了他木雕的价钱,却没告诉他那是他自己刻的。

评论(4)

热度(10)

© ðŸŒ¿æµ…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