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城焕柯°

灵魂回归 part.5

Part .5

坏人,无论是人还是国家,都会用一生去厌恶这一类生物。何为好人,何为坏人。事实上这两类人之间没有什么明确的界线,只要你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会被他人擅自纳入其中一个阵营。然而坏人之所以坏只是我们觉得罢了,因为他们没有按照我们身边的规则运行。与其说“坏人”,我更喜欢称他们为“少数派”。换句话说,“你真是个好人”意味着什么?不就是“你对于我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么?

在提诺眼里,路德维希就是这么一个“少数的好人”。

路德是在提诺斟酌着战后对苏政策时敲开他的门的。虽然敲门声听起来可能过于平静了些,但是当提诺打开门,迎进这个金发的男人时,心中还是为之一颤——“该来的还是来了”。

“打扰了,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你谈谈,请你务必坐下来听我讲。”路德轻轻摘下军帽行了军礼,一脸严峻地看着提诺。平整的军服衬得他身材挺拔,军装精致的排扣和口袋上细小的金色装饰映得他脸色格外好,符合日耳曼种特点的侧脸打着一道的阴影,更显得棱角分明。“嗯,请坐下说吧。”提诺怔了一下,还是给路德冲了一杯热咖啡。

“好了,我想我最好直接进入正题。”路德扬了扬眉,看得出他现在正处于春风得意的时期。“我和我的军队计划北上攻打苏\联,直逼他的心脏——请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没人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事实上提诺并没有认为他在开玩笑,他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个日耳曼人根本就不会开玩笑,他只是担心,担心下一句会听到怎样的说辩,毕竟这个戴着万字袖章的男人已经疯了。路德只是扫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如果我的计划没有漏洞的话,我想从你这里北上到挪\威是最快捷的通道,你认为呢?”听到这儿提诺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可是诺威那里该怎么办。“噢,我的先生,您为什么会这么认为?”提诺面带微笑地看着路德,此时他比往日更加了一份小心,他不希望惹上麻烦。“嗯?”路德表现出一丝诧异,他意识到,现在自己身边坐着的已经不是那个刚刚独立稚嫩的国家了,水蓝色的眸子一眯,他又用着带有些许命令的口气冲提诺笑道:“1940,你忘了?”

1940 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不过我尊重你的意愿,”路德起身,充满自信地望着墙上的猫头鹰挂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当然,敌人讨厌的人也是。”

“是啊,朋友。”提诺不知道,自己不经意咬重的朋友二字,听上去是多么讥讽

既然已经这么说了,我想我能做的只有——

祝你好运。

评论

热度(8)

© 🌿浅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