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城焕柯°

灵魂回归 part.3

Part.3

提诺第一次感到绝望。

没错,是第一次。维\京\时\代受到欺压时,他没有;卡\尔\玛\联\盟受到不公待遇时,他没有;就连瑞\俄\战争后离开瑞\典他也没有,他一直相信有一天属于他的神灵会降临,带来希望与福音_______这是他的精神支柱。

可是这次不同。

他想要投降。贝瓦尔德再一次拒绝了自己的求助,他希望这只是贝瓦尔德上司的决意。最近他的上司看紧了,别说物资,就是一封信也递不进来。

”没有他,我恐怕早就死掉了。”

提诺厌恶自己的弱小,他并不想有人为他担心,特别是贝瓦尔德,他为自己付出的已经够多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恐怕我现在没什么资格去担心他。”

提诺拉开椅子,凳腿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拉出不和谐的声音,在安静的营帐中显得异常刺耳。“瑞先生是中\立\国,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一提到中\立\国,刚刚引起内心波澜的电报的影子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他现在真想好好哭一场。瑞\典的拒绝就意味着所谓的援助已经没有任何可盼了。但是身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提诺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

”为什么拒绝军队去援助芬\兰?”贝瓦尔德”砰”的一声从会议室的椅子上站了起来,突然的力度将铺有厚重椅垫的红木桌震倒,发出一阵愤怒的响声。他感到自己在流汗,事实上从会议一开始他就已经在忍耐了。

贝瓦尔德的上司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手中的文案差点抖落下来,他意味深长地瞪了眼前这个愤怒的维京男人。

“贝瓦尔德,你并不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国\家。”

上司捕捉到了他微妙的表情变化,于是换了一种更为严厉的语气继续道:“你是一个中\立\国!”

“如果真的是所谓的‘中立’,你们为什么还要向德/国人低头?。”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胡话。贝瓦尔德被自己的一时之辞吓了一跳。

“你要想清楚乌克森谢纳,你不会被允许去做无谓的牺牲!”

“不,提...”

“他在一百多年前已经不属于你了!你放弃了他。”

贝瓦鄂住了。

你说的没错,我放弃了他。

贝瓦尔德被上司回驳得目瞪口呆,虽然从面部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只得重新拉起倒在地上的椅子,沉重地坐下,以自己沉重的眼神望着对面自己可爱的上司。上司假装没有看见,也尽量避免拿目光去接触他,谁都知道这张脸此时已经不是凡人敢于直视的了——小插曲告一段落,会议继续进行。

贝瓦是在会议结束时被叫起来的,因为他从坐下后就一直在发呆,他从头到尾都想知道一个问题,提诺在心里到底是怎么看他的。

关于那段往事,贝瓦尔德不忍心去回想。他并不是心痛于提诺那时想保持笑容却又无力抬起嘴角的惨淡,而是害怕自己无法再一次承担那种发自内心的痛苦。

“瑞先生,不用担心我。天冷了,记得穿好衣服。”

评论

热度(8)

© 🌿浅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