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城焕柯°

灵魂回归 part.4

Part.4

当提诺遇到贝瓦尔德的时候,他吃了一惊,因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一向遵规守矩的男人会偷偷跑出来找他。

此时的提诺正坐在林子里一块较为干燥的石头上,这里曾经是战场——游击战场,不知道有多少苏\联战士在这片入地上倒在了狙击枪下,他们的鲜血曾染红此时无比静谧的土地——当然,这是几个月以前的事了。

“真是一群可怜的人。”提诺用手不自觉地抠着石头上坑凹的纹路,“战争的俘虏。”

他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较之前日更为缓和的表情。有时候做个俘虏似乎也不错,历尽风雨,享受生活,子孙满堂,生老病死度过一生。“嘛,总想这些东西感觉自己变得跟老爷爷似的。”他从石头上跳下,使劲拍了拍冻得通红的双颊,”好!接下来也要加油!”

话音刚落,提诺就感到背后袭来一阵暖意,自己被人拥在了怀里。那人突然的举动迅速的如同风一般,若不是被搂的紧紧的,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向前扑倒。风使得身后那人的长袍卷起,威然地飘逸。

那是斯堪的纳维亚雄狮的颜色。

贝瓦尔德。不用回头提诺也可以认出。来自背后那熟悉的触感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感到安心。他惊讶地盯着搂在自己腰间的那双手,顿时说不出话来。从身后传来的一股股暖流,似乎要把他融化了一般,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热流从每一寸皮肤的纹路缓缓流入心里。一下,两下,三下,这是他整个冬天感受到的最有生命力的心跳。

“瑞....瑞先生...?!”

久违的温暖使得提诺不禁潸然泪下,泪水顺着拥有好看弧线的脸庞滴落在天蓝色军服的领子上,留下一个个深色的水印。冬天,整个被灰色渲染的冬天,充满着严寒与落寞的冬天,第一次碰触到如此炽人发烫的温暖。

多久没有见到你了呢。

提诺咬紧了嘴唇,惊喜,紧张和害怕的心情一拥而上,全部化作无声的眼泪夺眶而出。

你终于肯见我了。

为什么要一再拒绝?

害怕我再次连累你么....

可是他没有说,也不敢说。

”你,还好么。”

贝瓦尔德揉了揉提诺的头发,如干草一般凌乱是他感到诧异。一阵子不见,没想到已经憔悴成这样了。

“抱歉,我来晚了。”

“啊!那个....瑞桑,你是偷跑出来的吧!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提诺趁转身时连忙用袖子抹干眼泪再面对着这个比自己高出12公分的男人,送上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不希望让他看出些什么,至少现在不想。虽然他可能已经知道了。

贝瓦尔德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迎接自己的会是一张笑脸。此时他心中的愧疚又多了一分——又似乎不是愧疚,而是咸咸的苦涩,充斥着甘草糖的气息。

本来已酝酿好的话不知是第几次面对提诺无法开口,他只知道除了紧紧地拥抱着他,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我说真的,上司那里一直瞒着许多东西,我也无法为你做些什么,真....”

“虽然上司不许,但是你已经偷偷干了很多事吧!比如物资还有安顿我的家人。”

提诺眨巴着通透的眼睛抬头望着他。

“毕竟独立了,实力还是有的嘛。相信我,没问题的。况且,不管发生什么,都不是你的错,对不对?”

说到这儿,他自己都有些觉得脸红,现在的问题其实已经够大了,看着贝瓦尔德安不下心的眼神,于是他又加了一句”我一定会挺过来的”说罢,他还抬起胳膊拍了拍贝瓦尔德的肩,同时在心底感叹了一下'好高'。

“嗯。那么,我走了,时间太久,会被发现。”

他上前又一次双手搂了搂提诺的肩,轻轻地在脸颊上落下一吻,“照顾好自己,好好生活。”

贝瓦尔德不得不走,因为他还有好多事物尚未完成,更何况还是背着上司偷跑出来的。倒是提诺,他本以为他会在他面前诉苦,然后像个孩子一样大哭一场。

然而提诺并没有。迎接他到来的是灿烂的笑脸。

无论遇到什么事,提诺总是笑着的,那有白雪一般纯净无忧的笑容——纯净到根本无法猜测他的内心。

他是怎么想的。这是贝瓦尔德最大的困惑。明明马上就要谈判了——”芬\兰向苏\联宣布投降,并开展和平谈判。”

回头想想,正是这样的笑容陪伴他历经百年风雨。

你的心灵,都经受了什么?

评论(3)

热度(6)

© 🌿浅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