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城焕柯°

灵魂回归 part.2

Part 2.

提诺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从开战以来,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派出正规军来帮助自己。”不会有人愿意去帮助一个被称为'法|西|斯|帮凶的国家。”他这样想着,低垂的眼幕饱含了落寞。

面对伊利亚,自己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伊利亚当时一定气哭了。”他无力地坐在桌前的木椅上,嘴角勾起一个无所谓的苦笑,”我把他踢出了国\联。”

提诺现在内心的煎熬就像烈火上烧烤的牛排,噼啪地溅起油花。他犹豫着,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本已经计划了投降后的和解,可是后来又突然得到亚瑟和弗朗西斯愿意派军帮助自己的消息,现在那两个人把援助日期一推再推,自己的军用库存已经要告罄了。

他想要和解,只要自己屈服了,就不会再有更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资源浪费,但是那个魔王的脾气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他的野心从来就不会被所谓的时间洪流所磨平,反而会随着时间变得更加庞大。

如果投降,谈判将是他面临的最大难题。

”如果瑞先生在的话....”提诺再一次提起这个现在看来已经几乎不可能的想法,同时心里更加纠结从战争开始就萌发出的疑问。他不清楚自己求了贝瓦尔德多少次,也不清楚自己被拒绝了多少次,只是记得营帐前有时会有他带来的包裹。”那些应该是他私下带来的。”提诺两肘支在桌子上,将冻得冰冷的手伸进颈窝里取暖,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真是为难他了。”

营帐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凝重,35分钟的沉寂后,提诺站起来打破了僵局。他经过最后一番思想折磨,对所有军官下达了命令:”告诉所有的队伍,继续作战,等待支援!要努力争取到盟军最后的回应!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坚持住!”

为了我们的民族。

风雪渐渐停息,此时已经是二月了。北\欧的冬天从来就没有「回暖」这个词,这样的寒冷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雪什么时候化呢?”身着厚重军装的男人望着灰暗的天空,喃喃地念着,眼神中满是期待与喜悦。又起风了_______或是说,更加猛烈了,因为这风似乎并未停过。

他的针织羊毛围巾被风吹起,在空中荡着秋千,此时独自伫立在雪地上的他好像一个孤身却并不失落的游吟诗人。”只要,我继续向前的话。”他眺望着西方雪原与森林,一想到这些地方不久就会臣服于自己,不禁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你会向我投降的吧?提诺。”伊利亚拉起围巾遮住嘴唇,呼出的空气变成白色的水雾飘散在空中。他心中一直压抑许久的耻辱感开始发作,恨不得一举攻下芬\兰,将他重新收为自己的行省。本以为能在两周之内就解决那个小东西,没想到身为强国却被那个刚刚独立没多久、曾经是自己附庸的国打得那么惨。对于当初爽快答应提诺的独立,伊利亚感到有点儿后悔,真不应该被他的一脸纯良所迷惑。现在的战况正是他所希望的,内心的一腔怒火目前在芬\兰的土地上得到了很好的发泄。

属下的脚步匆匆而来,在伊利亚面前一脸敬畏地行了一个直挺挺的军礼,从怀中掏出了刚刚得到的一纸电报。伊利亚接来展开,还未读到半页,一阵快意便袭上心头。白纸黑字,提前预告了即将胜利的事实_______”瑞\典身为中立一方,应遵守国际法规,不参与别国联盟,不主动侵犯他国。”

”瑞\典拒绝给予芬\兰军事援助。”

评论

热度(5)

© 🌿浅城焕柯° | Powered by LOFTER